首页 > 人文 > 正文

石鼓穿梭历史长河

2018-10-12

前些日子,我看了《国家宝藏》这一档综艺节目,其中有一件名叫石鼓的文物,令我心生敬意。

石鼓有十樽,距今2000年,上面刻有先秦文字石鼓文,相传李斯创造小篆时,就是参考了石鼓文。

乍一看这十樽石鼓,只觉得笨重、呆滞,像是溪边不知经历了多少年水流、风霜和雨雪冲洗而斑驳的普通顽石,还篆刻着不明意义的图案。我们恐怕不会把这些其貌不扬的石墩子与“精神”“文明”等词关联起来,而《国家宝藏》却带我们穿越历史长河,挖掘出时间赋予石鼓的意义。

这档节目中,演绎的故事虽是虚构的,然而,故事表达的精神是真实存在的。

故事中,司马光的父亲司马池预备向皇帝进献十樽石鼓,它们历经灾难后失而复得,但嫌疑其中一樽石鼓是假的。后面,通过得到的拓本知道确实是一件假货。司马池若据实上奏,便是欺君之罪,有杀身之祸;若扭曲事实,则是诈骗后世。终究,司马池选择了前者,杀身成仁。那一幕,让我心生敬意,以至于泪眼含糊。

石鼓历经屡次战乱,每每丢失,又每每被有识之士寻回,但故事的主人公为什么是编写了《资治通鉴》的史学家司马光,却令我困惑不已。后来细心一想,竟也释然了。

我们知道,石鼓不会说话,但刻在它上面的石鼓文,虽然只是一种失传的文字,但关于研讨汉字的演进历程,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四大文明古国,唯有华夏文明没有断代,石鼓文只是一种文字的载体,还有金石、瓷器、竹简、纸张等,但最重要的传承载体还是人。我国历代都设置记载和编撰历史的史官,他们如实记载皇帝的言行和政务得失,这些记载即是后世修史书的重要根据。

《资治通鉴》上自东周,下到北宋,除了现成的史料,还需要石鼓这样背负历史重量的文物,对照史料鉴别真伪。而石鼓这样的文物,有如司马池这样的人庇护,自发传承,让我们的文明去伪存真,薪火相传,绵延不绝。石鼓虽不会本人向后人论述那些曾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成王败寇、兴衰荣辱,但像司马光这样或名垂千古,或默默无闻的史官,执笔染丹青,没有辜负“司马池”们给后世子孙留下的最真实、最刻骨的低沉与荣耀!

物资或可灭,文明永存留。

所以,与其说石鼓让我心生敬意,不如说我是因石鼓上所承载的中华儿女的精神和气节而心生敬意。

想我悠悠中华文明,历经数千年沧桑,石鼓虽然都被侵蚀了,但上面的文字永存。器可朽,魂不灭! 引导教师 洪晔

打赏
0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