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国际 > 正文

澳洲突然对华宣战!决战地点曝光 北京回击

2018-05-30
 尽管澳大利亚政府近日释放出修补对华关系的信号,但该国国内针对中国的敌意并未消失。

《澳大利亚人报》28日援引澳自由党籍参议员、前军方高官吉姆·莫兰对南海局势的评论说,(西方)争夺控制南海的斗争已经输了,除全面战争,没有什么能够把中国军队从被他们加强军事部署的岛屿逐出。

吉姆·莫兰

就在前一天,美国两艘军舰擅闯我西沙群岛领海遭中方警告驱离。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镭对记者说,莫兰在南海问题上向中国“开炮”,与澳大利亚的保守势力“跟着美国走”不无关系。

据澳大利亚《悉尼先驱晨报》报道,曾为澳大利亚陆军少将的莫兰于今年2月出任参议员,其在就任后的第一次公开演说中就表现出对中国的敌意。

他当时称,澳大利亚应该加强在军事上的自主能力,并为中国与美国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做好准备。

这一次,莫兰再次提到“开战”。《澳大利亚人报》称,莫兰批评西方没能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反对中国“侵占”太平洋,从而永久性地令权力平衡变得有利于北京。

“过去几十年的战略教训应该是,当任何西方国家要使用军事力量时,就应当果断地尽早使用”,他声称,“除非打一场全面战争,否则中国人不会被逐出南海”。

澳洲现在军力与二战水平相似

于镭28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莫兰代表着军方的利益,渲染“中国威胁”是澳大利亚军方与安全界人士的一贯立场。

他提到的南海问题与一些澳方人士所谓的中国在澳影响力增强,是近来中澳关系出现纷争的焦点。

澳大利亚前外交部长鲍勃·卡尔上周在《悉尼先驱晨报》撰文称,澳中目前的关系冻结并非由于实质性分歧,主要原因在于澳方一些人频频“信口开河”,发表针对中国的夸张言论。

在懊恼西方没有早向中国开战之后,莫兰也提出“非对抗性”的解决方案。

《澳大利亚人报》称,在莫兰看来,讨论澳大利亚海军是否应该在南海开展“自由航行”活动没有意义——因为这个问题已经由于西方的无所作为而尘埃落定。

因此他认为,需要一种新的方式与中国接触。以澳大利亚为例,这种做法应该是欢迎中国在国家实力地位上的崛起——军事、经济、政治以及有效的治理。

澳大利亚高官紧急来华 北京称有她根本不可能

 

5月17日起,澳大利亚贸易、旅游和投资部长史蒂夫·乔博将访问上海,参加一系列商业活动并观看在中国举行的澳式橄榄球联赛。

“这是中澳关系陷入僵局以来,澳首位部长级官员访华”,也是这位部长3年内第13次访华,澳媒对乔博此行促使中澳关系“破冰”抱有高度期待,澳工商界也倍感振奋。

与澳国内仍不时冒出的反华言论不同,乔博在行前称“澳中关系是牢固的”,并坚信橄榄球赛能成为打破中澳外交僵局的催化剂。

他强调澳大利亚与中国有着强劲的贸易关系,但也坦承过去几个月中澳两国之间确实存在分歧。

澳大利亚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之间弥漫着高度的不信任,澳官员多次指责中国在澳“搞渗透”“干预澳内政”,

澳大利亚主张对华友好的人士受到攻击,舆论中污蔑中国的声音大行其道,中国留学生受威胁和滋扰的事情时有发生,中澳关系的气氛可谓降到了历史最低点。

那么,在这样的背景下,乔博此行真的能够促使中澳关系“破冰”吗?

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屈彩云表示,乔博此次访华并不是官方交流,所以谈不上是中澳关系的“破冰之旅”,但是这对于推进中澳关系的改善是积极的信号。

对此,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谢来辉也表示认同。谢来辉指出,乔博访华没有解决,

也不可能解决中澳关系中存在的问题,因此,“破冰”显然谈不上。但乔博此行让之前澳媒炒作的“中方彻底冰冻中澳两国高层互访”的谣言不攻自破。

谢来辉认为,当前中澳双边关系的症结在于政治,而不在经贸,而乔博此行显然更侧重于后者。

屈彩云表示,在美澳同盟框架下,中澳关系确实具有“政经分离、政冷经热”的特点。这既是澳在对美、中外交中的困境,也是中澳关系难以更深入发展的症结。

随着中国的日益崛起,澳大利亚呈现出非常矛盾的对华心理认知。一方面,澳大利亚仍持有过时的冷战思维和偏执的心态,

对中国的发展始终持有警惕心理;另一方面,澳大利亚重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,分享中国发展的机遇。

此人不滚 中澳没有谈话空间

“澳中关系被澳大利亚放进了‘冷冻室’。为了解冻,需要新的外长。”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14日在澳大利亚《金融评论》报上发表题为《唯有解雇外长朱莉•毕晓普,澳中关系才能解冻》的署名文章时作出上述表态。

芮捷锐认为,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已经在实际行动中陷入迷失,澳政府需要一名深谙历史与地缘政治的外长,与中国这一当今世界新秩序的重要塑造者保持互动。

“毕晓普在对华关系上已越过‘红线’”

芮捷锐在署名文章中说,自从澳大利亚对中国采取战略上的不信任政策以来,两国关系跌落谷底。

“就澳大利亚地缘政治利益而言,澳中关系‘结冰’的时机处在最糟糕的时刻。”芮捷锐表示,以前堪培拉曾广泛认为应该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,

这不仅是出于经贸原因,还因为中国对所有关乎澳大利亚利益的重大国际事务至关重要。如今的澳政府已不存在这种广泛共识。

位于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是全球唯一一个独占一块大陆的国家,地广人稀并且矿产资源丰富,澳大利亚经济发达,

打赏
商标注册
0相关评论